美盛文化(002699.CN)

清流|美盛文化实控人被指控配资炒股、操纵股价

时间:20-06-12 17:05    来源:网易

出品|网易清流工作室

作者|张斌、王嘉敏 主编|赵妍

爆料邮箱:

stoolpigeon@service.netease.com

裁判文书网近期公布的判决书,意外透露了美盛文化(002699)(002699.sz)实际控制人赵小强牵涉的一桩离奇案件:一亿五百万的往来款,一方声称是债务纠纷,另一方却称是配资炒股。

清流工作室注意到,指控赵小强配资炒股、操纵股价的人,可能为ST刚泰(600687.sh)曾经的股东林亢峰――判决书上该人士的姓名、出生年月日、所在地,与ST刚泰前股东林亢峰一致。

作为原告的赵小强称,一亿零五百万均是林亢峰向自己借款,但出具的却是总计八千万的还款计划和录音证据。

而被告林亢峰那边的故事则精彩得多,称两人是合作配资炒股,买的还包括了赵小强实际控制的美盛文化的股票,赵小强许诺承担损失却未履行,后来的“借款”是二人合作表演给赵小强公司股东及债权人看的“双簧”。

一方证据确凿却缺乏事实细节,另一方细节精彩但无证据支持。这场历时一年的案件,由简易程序转为普通程序,经过一审二审,以赵小强胜诉画上了句点,但其中诸多细节却疑点重重。

更为重要的是,清流工作室注意到,在林亢峰充满细节的“配资炒股”版本故事中,还提及了曾与赵小强协商上市公司股权合作项目,由上市公司收购,并与赵小强分配利益等细节。

是借贷还是配资炒股?

事情还得回到2017年6月。根据庭审记录,赵小强一方称,其与林亢峰的相识,是经过当地一位马姓前县长的介绍;他是基于对领导的信任给林亢峰打款一亿零五百万。

赵小强一方称,林亢峰是因经营需要向自己借款,其通过多个个人账户于2017年6月至7月期间,共向林亢峰及林亢峰指定的一名郑姓女子的账户打款10500万元;其中郑姓女子的账户总计接收款项1亿元;林亢峰的账户总计接收500万元。2018年9月19日,林亢峰就其中8000万元向原告出具还款计划,约定于2018年10月19日归还5000万元,余款在2018年12月31日前归还,但此后林亢峰未归还任何款项。

然而,在法官询问借贷经过的时候,赵小强的律师对于借贷的用途、利息、借期都说不清楚,借款时也没有出借据,并称借款,即“一亿零五百万”,“对于双方都是小钱,所以没有约定细节”。

但林亢峰一方的说法却截然不同,故事充满了细节。林亢峰一方称,双方发生的款项是由于赵小强找林亢峰做股票而产生的。

根据庭审记录林亢峰本人的陈述,2017年5月底或6月底,赵小强实际控制的公司停牌了很长时间后复牌,复牌出现了跌停板。双方当时仅认识一个多星期,赵小强打电话给林亢峰,称公司收益很好,现在仅是股民恐慌。叫林购买股票,亏了算赵小强的。林亢峰因此购买了两三千万,打开了跌停板。

过了一个月,林亢峰在北京,赵小强打电话给林亢峰说聊一聊合作股票。林从北京返回后与赵商定:双方各出资1亿元,找一家信托公司配资6亿元,共8亿元购买赵小强指定的股票,账户由林亢峰掌管,赚了对半分,亏了赵小强承担。

根据林亢峰一方的说法,七月二十几号信托弄好后,共买了二、三只股票,其中70%都是买的赵小强自己的上市公司股票。买了之后一直不涨,后来不断的跌,连2亿保证金都亏光了。赵小强提出平仓,但对于亏损的解决含糊其辞。后续赵小强和林亢峰一直协商合作项目,项目体量大,利润不止一两亿元,导致林亢峰期望很高,所以没有催赵小强补偿亏损。

该方还指出,前述赵小强打款至林亢峰指定的、接收款项总计1亿元的郑姓女子,该人士是信托公司的人。

林亢峰一方还提及,其认为赵小强当初可能是利用他为股票托盘,甚至可能是骗他接盘,因为8个亿买的同时赵小强控制的账户在卖;而林亢峰偶尔试探时,赵小强都明显紧张,称“兄弟这事情就不要再提了”。林亢峰也提到,他此前自认为手里捏着赵小强的把柄,赵小强不敢乱来,如果乱来他就举报。

而针对赵小强一方出示的录音、欠条等证据,林亢峰称证据中的借款是虚假的,2018年之后,赵小强处境困难,公司和债权人都催的很紧,所以赵请林配合演双簧给赵小强公司的债权人看;所以才有了录音。而针对欠条,林亢峰说自己没有签过借条,也没有见过这两张借条,笔迹与自己不一致。

林亢峰在法庭上称,赵小强操纵股价,还由诈骗他的嫌疑。希望法院移交公安部门,由公安部门侦查。

但讲述精彩故事的林亢峰,却无法出示有力证据。相较于赵小强方出示的借条复印件、还款计划、谈话录音等证据;林亢峰仅提交了手机短信聊天记录,其内容用以赵小强拒绝承认自己录音,不愿面对林亢峰等。但赵小强经质证认为,从短信内容可以反映出林亢峰在威胁赵小强,赵小强是对操纵股价的否认,这很正常,达不到对方举证目的。

而接收赵小强方款项达1亿元的郑姓女子,林亢峰一方要求追加其为第三人参加诉讼。但一审法院认为,本案处理结果同郑姓女子没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,郑并不符合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第五十六条规定的第三人条件。因此,对于林亢峰的要求,该院不予准许。

上市公司收购股权瓜分利益?

这场历时一年的案件,经过一审二审,以赵小强胜诉画上了句点。法院认定林亢峰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,判定赵小强提供的证据已达到高度可能性的证明标准,对赵小强主张的借贷关系事实予以确认。

但值得警惕的是,清流工作室注意到,在林亢峰“配资炒股”版本的故事里提到另一个细节,即股票亏损后,林亢峰仍对赵小强期望值比较高,双方后来协商合作体量较大的项目。

根据林亢峰本人在庭审现提及,其与赵小强协商合作、利润巨大的项目,是上市公司股权合作方面的项目。

林亢峰称:“2018年下半年,有个特别大的项目,感觉都要成功了。但是他始终吊着我。那时候他提出来,怎么跟他分成。我也提出来,做成了怎么分他钱。我说可以跟他签协议。他说因为他是上市公司董事长,股权要上市公司来收购,所以签协议不方便……”

林亢峰在陈述过程中反复提及了自己对赵小强有所求,“有项目想让上市公司来收购”;也称“如果做成了分他一个亿、两个亿没有问题”。不过,林亢峰也称,项目最终都没有成功。

清流工作室注意到,美盛文化自2012年9月挂牌上市后,一路“买买买”,成就了“收购王”的称号。早在2017年,该公司董事、总裁郭瑞就对外称,截止当年公司累计投资、收购的项目已经有30多个。部分收购标的,来自于赵小强控制的美盛控股。而2018年、2019年年报显示,美盛文化依然没有停止对外收购的步伐。

根据该公司公告,美盛文化收购项目质量良莠不齐,多个项目收购第一年就无法完成业绩对赌。

2019年11月4月,因控股股东占用资金、违规使用募集资金、信披违规等问题,美盛文化曾收到来自浙江证监局的警示函。警示函显示,美盛文化控股股东美盛控股,曾通过间接划转款项的形式违规占用美盛文化资金高达15.38亿元。